二十五史史记 田单复国

史记田单复国【原文】田单者,齐诸田①疏属也。湣王②时,单为临菑市掾③,不见知。及燕使乐毅④伐破齐,齐湣王出奔,已而保莒城。燕师长驱平齐,而田单走安平⑤,令其宗人尽...


史记 田单复国
【原文】
田单者,齐诸田①疏属也。湣王②时,单为临菑市掾③,不见知。及燕使乐毅④伐破齐,齐湣王出奔,已而保莒城。燕师长驱平齐,而田单走安平⑤,令其宗人尽断其车轴末而傅铁笼。已而燕军攻安平,城坏,齐人走,争途,以轊⑥折车败,为燕所虏,唯田单宗人以铁笼故得脱,东保即墨⑦。燕既尽降齐城,唯独莒、即墨不下。燕军闻齐王在莒,并兵攻之。淖齿⑧既杀湣王于莒,因坚守,距燕军,数年不下。燕引兵东围即墨,即墨大夫出与战,败死。城中相与推田单,曰:“安平之战,田单宗人以铁笼得全,习兵。”立以为将军,以即墨距燕。
顷之,燕昭王卒,惠王立,与乐毅有隙。田单闻之,乃纵反间于燕,宣言曰:“齐王已死,城之不拔者二耳。乐毅畏诛而不敢归,以伐齐为名,实欲连兵南面而王齐,齐人未附,故且缓攻即墨以待其事。齐人所惧,唯恐他将之来,即墨残矣。”燕王以为然,使骑劫代乐毅。
乐毅因归赵,燕人士卒忿。而田单乃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于庭,飞鸟悉翔舞城中下食。燕人怪之。田单因宣言曰:“神来下教我。”乃令城中人曰:“当有神人为我师。”有一卒曰:“臣可以为师乎?”因反走。田单乃起,引还,东乡坐,师事之。卒曰:“臣欺君,诚无能也。”田单曰:“子勿言也!”因师之。每出约束,必称神师。乃宣言曰:“吾唯惧燕军之劓⑨所得齐卒,置之前行,与我战,即墨败矣。”燕人闻之,如其言。城中人见齐诸降者尽劓,皆怒,坚守,唯恐见得。单又纵反间曰:“吾惧燕人掘吾城外冢墓,僇⑩先人,可为寒心。”燕军尽掘垄墓,烧死人。即墨人从城上望见,皆涕泣,俱欲出战,怒自十倍。
田单知士卒之可用,乃身操版插11,与士卒分功,妻妾编于行伍之间,尽散饮食飨士。令甲卒皆伏,使老弱女子乘城,遣使约降于燕,燕军皆呼万岁。田单又收民金,得千溢12,令即墨富豪遗燕将,曰:“即墨即降,愿无虏掠吾族家妻妾,令安堵。”燕将大喜,许之。燕军由此益懈。
田单乃收城中得千余牛,为绛缯衣,画以五彩龙文,束兵刃于其角,而灌脂束苇于尾,烧其端。凿城数十穴,夜纵牛,壮士五千人随其后。牛尾热,怒而奔燕军,燕军夜大惊。牛尾炬火光明炫耀,燕军视之皆龙文,所触尽死伤。五千人因衔枚13击之,而城中鼓噪从之,老弱皆击铜器为声,声动天地,燕军大骇,败走。齐人遂夷杀其将骑劫。燕军扰乱奔走,齐人追亡逐北,所过城邑皆畔燕而归田单,兵日益多,乘胜,燕日败亡,卒至河上14,而齐七十余城皆复为齐。乃迎襄王于莒15,入临淄而听政。
襄王封田单,号曰安平君。
《史记·田单列传》
【注释】
①诸田:齐国田姓的贵族很多,齐王也姓田,所以称诸田。
②湣(mǐn)王:名地。公元前318—前284年在位。
③“单为”句:临菑,又作“临淄”,齐国都城,在今山东省淄博市。掾(yuàn),古代官署属员的通称。
④乐毅:赵国人,燕昭王时为燕国的上将军。
⑤安平:在今山东省临淄县东。
⑥轊(wèi):车轴的两头。
⑦即墨:在今山东省平度县东南。
⑧淖齿(nào chǐ):楚国将领,奉命率军救齐,却杀掉齐湣王并与燕国共同瓜分了侵占的土地和东西。
⑨劓(yì):古代一种刑罚,割掉鼻子。
⑩僇(lù):侮辱。
11版插:建筑用具。筑墙时,用版夹土,用杵捣紧。插,同“锸”,挖土的工具。
12溢:同“镒”,古代重量单位,合24两。
13衔枚:古代行军袭击敌人时,为保持肃静,在士卒口中各横衔一小木条,并以绳系于脑后,使其不能说话,叫做“衔枚”。
14河上:当时齐国西北部以黄河为界,赶到河上意即被赶出了齐国。
15“乃迎”句:襄王,名法章,湣王之子,公元前283—前265年在位。莒(jǔ):在今山东省莒县。
【译文】
田单是齐国宗室的远房支属。齐湣王时,田单是都城临淄的掾吏,默默无闻。待到燕国派乐毅攻破齐国,齐湣王出逃,随后退守莒城。燕军长驱直入平定齐国,田单逃到安平,让他的族人都将车轴两端突出的部分砍掉,用铁箍包上车轴。接着燕军攻打安平,城墙毁坏,齐国人逃跑,争抢道路,因车轴折断车子毁坏,被燕军俘虏,只有田单的族人因事先用铁皮包好车轴而逃了出来,向东退守即墨城。燕国已几乎占领全部齐国城邑,只有即墨和莒城没有攻下。燕军听说齐王在莒城,便集中兵力进攻。淖齿在莒城杀了齐湣王后,固守莒城,抗击燕军,几年没被攻下。燕国又引军东进围困即墨,即墨大夫出城迎战,兵败身亡。城中人都推举田单,说:“安平之战,田单的族人因为用铁皮包好车轴而得以逃脱,田单一定熟悉兵法。”于是推举他为将军,凭借即墨抵抗燕军。
不久,燕昭王亡,燕惠王即位,他与乐毅有矛盾。田单听说了,便派人到燕国行反间计,扬言说:“齐王已经死了,却还有两座城没有攻下来。乐毅害怕被燕王诛杀而不敢回国,以攻打齐国为名,实际上是想拥兵自重南面称王于齐。齐国人尚未归附,所以他暂缓进攻即墨城以等待时机。齐国人所害怕的,只不过是别的将领来代替他,那样即墨就会破灭了。”燕惠王信以为真,派骑劫取代乐毅。
乐毅因而归回赵国,燕国士兵愤愤不平。田单于是命令城中的人们吃饭时一定要在庭院里祭祀祖先,飞鸟便都在城的上空盘旋飞翔,下来啄食。燕国人感到很奇怪。田单借此扬言说:“有神灵下来指教我。”于是命令城中的人们说:“需要有一个神人当我的老师。”有一个士兵说:“我可以做老师吗?”说完回身就跑。田单起身将他拉回来,让他坐在朝东的尊位上,以师礼来侍奉他。士兵说:“我是骗你的,其实并没有本事。”田单说:“你不要说出去!”于是以他为师。每当发号施令时,必定说是神师的指示。同时又扬言说:“我们只害怕燕军割掉所俘虏的齐国士兵的鼻子,将他们安置在队伍的前面和我们作战,那样即墨就要破灭了。”燕国人听说了,就照着这些话去做。城中人看到齐国那些投降的人全都被割了鼻子,都十分愤怒,坚守城池,唯恐被俘。田单又派间谍扬言说:“我们害怕燕国人挖开我们城外的坟墓,凌辱我们祖先的尸骸,那真令人胆寒。”燕军便将坟墓全都挖开,焚烧了尸骸。即墨人从城上望见这景象,都痛哭流涕,怒气倍增,想要出战。
田单知道这时士卒可以用了,便亲自拿起筑城的工具,和士卒一同劳苦,妻妾也编入军队之中,发放许多饮食犒赏士卒。命令披甲的士卒都埋伏起来,让老弱妇幼登城守望,派使者向燕军约定投降,燕军都欢呼万岁。田单又收集民间的黄金,共得千镒,命令即墨城中的富豪送给燕军将领,说:“即墨即将投降,希望到时不要掠夺我们族里的家产妻妾,让我们平安无事。”燕将大喜,答应了请求,燕军自此愈加松懈。
田单便征集城中的牛,得到一千多头,给牛裹上深红色的绸衣,画上五彩龙纹,在牛角上绑着尖刀,在牛尾上捆扎好浸透油脂的芦苇,点燃芦苇的末端。在城墙的脚下挖了几十个大洞,晚上放出这些牛,五千名精壮士兵跟在后面。牛的尾巴灼热,狂怒而奔向燕军,燕军在黑夜里大惊。牛尾的火势光明耀眼,燕军看到的都是些龙纹怪物,凡被碰上的非死即伤。五千壮士随后突袭冲杀,而城中的士兵也喊杀随来,老弱百姓都敲打铜器,声音震天动地,燕军大为惊骇,仓皇败逃。齐人于是斩杀了燕将骑劫。燕军自相扰乱,夺路奔逃,齐人紧追不舍,所经过的城邑都背叛燕国而归附田单,军队一天天壮大,乘胜前进,燕军一天天败走逃散,最后到达齐国边境的黄河岸边,自此齐国被占领的七十多座城邑都被收复了。于是从莒城迎来襄王,进入临淄治理国政。
齐襄王封田单名号为安平君。
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